Japanease Chinese English
HOME - 孙文与日本有关人名录

◇解说◇  [安井三吉]

两个部分和两个目标

这本册子由“第一部分孙文关系日本人人名录”和“第二部分孙文关系在日华侨一览表(1913年)”两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的“孙文关系日本人人名录”(以下简称《日本人人名录》)由曾经与孙文有某种关联的日本人的人名录,以及补充其不足的11份表格构成,这是这部册子的主要部分。第二部分的“孙文关系在日华侨一览表(1913年)”是日本政府唯一的一次以“准国宾”的待遇接受孙文来访日本时,即1913(大正2)年2月-3月,日本各地华侨举行的孙文欢迎会的出席者,以及这一年在日本各地成立的国民党支部(交通部)的成员名单。
关于第二部分,在其开头另有说明,这里就第一部分,想略微做一些说明。
这份“日本人人名录”有两个目标。
第一个目标就是,以孙文为主,同时对黄兴、宋教仁、戴天仇(季陶)、陈其美、李烈钧、居正、张继等孙文周围的人有某些关联的日本人,也尽量寻找出来,予以整理和记录。关于宫崎滔天、梅屋庄吉、萱野长知、头山满、犬养毅、山田良政・纯三郎、涩泽荣一、南方熊楠以及内田良平、北一辉等人与孙文的关系,不仅收录在各种词典中,而且也有许多全集、著作集、研究专著和论文,已经广为人知。“日本人人名录”当然也收录这些著名人士,但是更重视的是无名的日本人,他们的数字超过了1000名。这里所说的“某些关联”是指,比如仅仅是访问过孙文的家,与孙文有过信件往来,出席过孙文的欢迎会或讲演会,给孙文看过病,为孙文拍过照之类的例子在内。与孙文的日常生活有关联的人们,只要有可能就尽量收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虽然浅显但是很广泛吧。我想,由此可以使读者了解到,孙文与日本人的关联是如何地广泛。
第二个目标是,这份“日本人人名录”与其说是为专业研究者提供的,倒不如说是为了让广大市民阅读和活用,为此作了一些尝试。也就是说,通过互联网,任何人都可以对收录在其中的人物,其所依据的资料进行检索。虽然不是所有的人物都做到这一点,但是有相当多的人物,只要有电脑,就能简单地找到有关资料。关于其方法,在“凡例”中将会做详细的说明。

收录对象的时间及范围

这份《日本人人名录》收录的日本人,是指1894年至1931年这37年之间的,与孙文有某种关联的日本人。可以分成三个时期。
(1)1895年11月之前(逃亡日本之前):目前只有菅原传、中川恒次郎,以及梅屋庄吉3名。
(2)1895年11月至1925年3月:从孙文第一次逃亡日本到他去世的约30年间,孙文与许多各种各样的日本人建立了关系。“日本人人名录”收录的,基本上是这一时期的人物。
(3)1925年3月至1931年:出席过孙文的追悼会、“奉安大典”的人们,与由梅屋庄吉发起制作孙文铜像以及赴中国安置这些铜像有关联的人们。

资料和研究的历程

孙文的重要支援者萱野长知在他的著作《中华民国革命秘笈》(帝国地方行政学会,1940年)中,有以下的记载。

“以前,胡汉民曾经希望调查中山的日本知己的名字,为载入本书,再次调查,其人数近三百人。抑或另有余等尚未知晓之人,其数亦不在少数,故此次未予记载。”(59页)

这里萱野所说的“近三百人”的数字,成了与孙文有关的日本人人数的一个概数,一直流传至今。但是,萱野自身在这本书中所提到的日本人也只有150名左右。关于“孙文日本人关系”的人名,战前有黑龙会编的《东亚先觉志士记传》(初版1936年,再印本1966年),以及东亚同文会编的《对支回顾录》(初版1941年,再印本1973年),这两部著作是应该参考的,各自收录了约1200人。到了现在,它们成了珍贵的记录,但收录的人物都不限于和孙文有关的人物。
战后又是如何的呢?编撰与孙文有关的日本人人名录的工作,在日本,虽然也有1950年代由杉山龙丸编成的<中国革命关系者日本人履历书(名簿附属)>那样的名单,但主要还是由陈固亭、陈鹏仁等台湾的研究者来推进的。这些都是重要的工作,就与本册子的关系而言,无论怎么说,外务省外交史料馆所藏的《各国内政关系杂纂/支那之部/革命党关系(包括亡命者)》(以下略称《杂纂》)的公开及其利用是一件划时代的事情。这部共计19卷的卷宗,是一部反映从1897年至1923年,日本的外务省、内务省、各道府县知事所辖的外事机构等对孙文等“要视察外国人”(意为“须监视之外国人”,译者注)进行跟踪(保护)结果,也是一部关于这些活动的指示合报告的档案集。当然,其中的记述只反映了那些外事工作人员的关心侧面,同时也有一个受“视察”可能范围的限定这一特殊性的限制。而且这部卷宗没有包括1913(大正2)年2月-3月间,孙文以“准国宾”的待遇访问日本各地的记录。那是因为这个时候的孙文不是“要视察人”。然而,孙文在日本的活动的很大一部分,可以通过这部资料来进行追踪。而最初对这部资料进行真正活用的研究成果是藤井升三的《孙文的研究——以民族主义理论的发展为中心》(劲草书房,1966年),更详细的活用可以说是在《宫崎滔天全集》(平凡社,1971-1976年)的编写过程中,特别是近藤秀树编写的<宫崎滔天年谱稿>(第五卷所收)中反映出来的。
但是,全面活用《杂纂》,是在1980年代,由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历史学者们来推进的。俞辛(火+享)编译的《孙中山在日活动秘录(1913.8-1916.4)日本外务省档案》(南开大学出版社,1990年)是开拓之作,段云章编著的《孙文与日本史事编年》(广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增订本,2011年)、李吉奎编著的《孙中山与日本》(广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发展了俞氏的工作。陈锡祺主编的《孙中山年谱长编》(中华书局,1991年),是以段、李、林家有等三位为中心编撰执笔的,参考了许多《杂纂》中收录的档案。段著、李著中出现的日本人名分别是700名和650名,《孙中山年谱长编》为130名。俞、段、李、林各位的工作,对我们来说成了很大的刺激。那是因为,在日本,详细地阅读、整理《杂纂》,并向读者提示的,自上面提到的近藤秀树的<宫崎滔天年谱稿>以来,还没有出现过。
作为日本人,不是更有必要进行向一般人士介绍《杂纂》内容的工作吗?这是促成我们编写这部《日本人人名录》的理由之一。还有,很遗憾的是,上述中国学者的著作中没有索引,作为与孙文有关的人物,全部到底有哪些人被提出来了?从哪里才能找到想要寻找的人物?这些都不是容易的事。编写一部不仅向专门的研究者,而且向一般的日本人提供能够简单地检索到与孙文有关的日本人的名单,这是促成这部人名录问世的另一个强烈的动机。
另一方面,在这一时期,日本人的研究中,特别应该提到的是上村希美雄的《宫崎兄弟传》(苇书房、熊本出版文化会馆,1984-2004年)的出版。这是一部以宫崎滔天为中心,以八郎、民藏、弥藏四兄弟的生涯为基轴,描绘了与孙文为首的中国革命家们的交流以及日本人志士活动的六卷本大作。时代从幕末到昭和初期(中国历史是清末到民国前半部分),出现在这部著作中的日本人多达2608人(包括中国人在内的外国人达到3673人,第六卷,477页)。当然这些人并不是所有人都与孙文有关的,但是包括珍贵的照片、详细的注释在内,这是一部劳苦功高的作品,而且附有庞大的人名目录,这在本《日本人人名录》编写时,成为非常重要的参考。另一项成果是中村义、久保田文治、陶德民、町泉寿郎、川边雄大编集的《近代日中关系史人名辞典》(东京堂出版,2010年)的刊行。这是一部对“从明治到昭和的约80年间,日中关系史上登场的日本人,他们所踏过的历史痕迹”(2页)进行追踪的辞典。收录在该辞典中的人物,也不限定于和孙文有关联的,但是,收录人数也达到约1200人,它在本《日本人人名录》编写过程中是有力的武器。但是,很可惜,该书也没有附上索引。
如果没有以上所说的前人的工作,毫无疑问,这部《日本人人名录》的编写将会遇到更大的困难了。

从互联网上的检索

关于收录在本《日本人人名录》里的人物,注意到了尽可能在互联网上的检索。这就是亚洲历史资料中心的电子资料。
亚洲历史资料中心是根据1994年8月村山富市首相的“和平友好交流计划”的谈话而具体实施的,作为国立公文书馆的设施,于2001年11月开设。该中心将国立公文书馆、外务省外交史料馆、防卫省防卫研究所等机构所藏的有关近代日本与亚洲的公文档案,进行数据化处理并予以开放,这一工作还在努力地推进。《日本人人名录》编写之际所依据的最基础的资料,就是上述外务省外交史料馆所藏的《杂纂》。所幸的是,《杂纂》在亚洲历史资料中心的网页上,全部都被数码化了。人们通过互联网就可以检索到想要检索的资料了。本《日本人人名录》在编写时,很多地利用了该中心的资料。《杂纂》中出现的日本人人数达到了1700名,而本《日本人人名录》以《杂纂》和其他若干资料为基础,挑选出与孙文以及黄兴、宋教仁、戴天仇等孙文周围的革命家等有着某种关联的日本人,其人数超过了1000名。关于这些人物的检索方法,有各种各样,在本《日本人人名录》中,刊载了大约750名有关人物的信息资料(主要是《杂纂》)是可以直接到达的,那就是在每个人的典据栏上,明确记载了亚洲历史资料中心的资料检索编码和页码,这样就可以使每个只要能够利用互联网的人,那么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简单地检索到所要寻找的有关人员的资料。
这样,本《日本人人名录》就能够让不仅是研究人员,即使是一般市民,也可以从自己家的电脑,简单地检索到想要寻找的人物。国立公文书馆、防卫研究所的所藏资料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检索,但是依据这两家机构的资料收录在本《日本人人名录》的人物并不多,这是今后的课题。

关于附表

为了从更广阔的视野来理解“孙文与日本的关系”,本《日本人人名录》附有11份表格。在这些表格里,包括一部分无法收录在《日本人人名录》里的人名。如果能把这两者合起来抓住全体形象的话,就有意义了。
附记:本文为《孙文与日本关系人名录》的〈序文〉与〈解説>部分的合并修改文。(蒋海波译)

 

 

 

 
〒655-0047 兵庫県神戸市垂水区東舞子町2051番地
TEL  078-783-7172  FAX  078-785-3440
Copyright(c)2008 公益財団法人孫中山記念会. All Rights Reserved